当前位置:寇北新闻 > 旅游 > 文物返还,是中国国力不断增强的结果

文物返还,是中国国力不断增强的结果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07 19:17:31 人气:1084

杜南:海外丢失的文物数量确定吗?

霍郑新:因为中国文物流失历史悠久,有100到200年的历史,所以渠道也很多。目前,没有一个组织能够准确地说出中国在海外损失了多少文物。教科文组织曾经估计有2000多万件,但这只是一个估计,并不准确。

杜南:我们国家用什么方法发现海外流失的文物?

霍郑新:就中国而言,仍然没有办法及时、系统、完整地找到丢失的文物。大多数外国博物馆都收藏和展示了丢失的文物,这些文物就是众所周知的丢失文物。这些文物大部分在历史上丢失了,一小部分在现代丢失了。这部分不需要特别注意,因为博物馆通常标明文物的来源。

中国如何找到最近从中国丢失的外国文物?常用的方法是收集国外拍卖市场的信息,或者如果外国执法机构在文物执法过程中发现中国文物非法出境,他们会通过双边执法渠道通知中国政府。例如,今年意大利归还的796件(套)文物是意大利文物宪兵在视察文物市场时发现的。他们对中国文物感到怀疑,并立即通知了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今年,美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关于旧石器时代至晚唐时期机密考古材料和至少250年的纪念碑雕塑和壁画进口限制的谅解备忘录,向中国归还了361件(套)文物。美国执法机构在海关检查中发现这批疑似中国文物,并立即与中国政府沟通。中国政府派出专家核实它确实是中国的文物,并根据条约找到了它。

刚刚归还的日本曾伯克的父亲铜像组件,已准备好由日本东京中央拍卖公司拍卖。拍卖前提前发出通知,拍卖由中国专家发现,并直接向国家文物局报告。国家文物局立即展开调查,并在三天内确认这批文物原产于中国。拍卖信息于3月3日公布,国家文物局正式要求日本在3月9日归还。

杜南:哪些在海外丢失的文物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找回,哪些不能找回?

霍郑新:目前,文物的可操作性回收主要局限于国际法和相关国内法支持的文物。这些文物流失到不同的国家也是不同的。总的来说有几个特点。首先,它目前通常是非法丢失在国外,至少是最近丢失的文物。因为有两个主要的国际公约。一项是1970年教科文组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另一项是1995年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和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中国仅分别于1989年和1997年加入了这两项公约,有些国家后来加入了。国际公约和国内法一般都有一项被称为"无追溯效力"的原则,该原则不适用于追回本公约生效前丢失的文物。因此,现在可以追溯的是最近丢失的文物。从目前的观点来看,虽然我国表示保留对历史上被掠夺的文物的追索权,但在现阶段诉诸法律手段是不现实的。

杜南:回程展览将文物修复的历史分为三个阶段。文物归还的这三个阶段有什么特点?

霍郑新:这三个阶段分别是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前30年和十八大后。第一阶段,国家整体实力相对薄弱,对海外文物流失的关注度不高。前30年也有文物归还的例子,但总的来说,收回文物的手段有限,归还的数量也很少。

回归的一种方式是通过爱国华人和海外华人的捐赠。因为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一些华侨回国参加建设,一些捐赠海外文物。其中一些文物在这次“回归之路”展览中展出。

此外,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有一个典型的文物回收案例。20世纪50年代初,文化部在香港成立了“香港秘密收藏小组”。周恩来亲自指挥拨款。内战期间,由于北方的战争,许多文物被运到香港。当时,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振铎建议国家回购那些属于国宝的文物、书画,以避免进一步损失。此外,因为是在冷战期间,中国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成了好朋友。通过谈判,前苏联和东欧归还了《永乐大典》的分册,其中大约几十册现在保存在国家图书馆。

改革开放后,一方面,我国的法律体系不断完善,另一方面,我国也开始加入国际条约。例如,自1980年代和1990年代以来,中国加入了《1970年公约》和《1995年公约》。与此同时,中国与外国签署了一系列双边条约。在这段时间里,应该说恢复文物的手段增加了。除了传统的捐赠和购买,中国已经开始通过法律手段收回文物。此外,通过双边执法,合作渠道也开始恢复文物。

第三阶段是在十八大之后。尤其是圆明园青铜兽首拍卖后,社会对海外文物流失的关注度越来越高。随着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国外更加重视中国对文物的归还要求。

例如。2015年,中国要求法国集美博物馆归还一批从甘肃大埠山秦墓盗走的黄金饰品。这批文物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吉美博物馆。根据法国国内法,吉美博物馆是法国国家博物馆。这些文物属于法国文化财产。国家博物馆所列文物的所有权不能转让。因此,我国当时提议返回,法国认为国内法中存在障碍。然而,法国确实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因此它巧妙地解决了其国内法中的障碍。解决办法是捐赠者撤回捐赠,从吉美博物馆的收藏清单中撤回藏品,以法国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诺和戴迪安的私人名义捐赠给中国。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法国能够合法归还大布赞金章的所有权,这的确是中国国力不断增强的结果。

杜南:你参加过任何具体的文物修复工作吗?你能分享一两个有趣的案例吗?

霍郑新:这些年来,一些重要的文物修复工作或多或少地被涉及到。例如,在过去的几年里,社会更加关注对坐在肉身中的佛陀的追求。福建省大田县阳春村坐在佛像上的族长张弓还没有回来。起初,我国希望利用国际条约进行追索,但没有成功,因为这些公约没有追溯效力。因为荷兰直到2009年才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公约,而坐在佛像里的身体形式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输给了荷兰。所以只能向私人请求返回。但是主人不合作。2015年底,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阳春村村民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和中国法院提起诉讼。因为荷兰法律规定了20年的时效,如果20年后,肉体不可能回到佛陀身边。2018年底,荷兰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求,理由是原告是村委会,根据荷兰法律,村委会没有资格提起诉讼。虽然他输了,但他给对方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双方将通过谈判回到佛这肉身。

pk10网站 上海快3 贵州快三 广东11选5下注